西湖七月半

长安何如日远?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。

#亮瑜# 梦千叠 爷们儿*哥儿 设定

(又名:诸葛亮是个大猪蹄子)

爷们儿*哥儿设定 

没有女人的世界,娶的媳妇儿都是哥儿,可生子,发情称作噫梦。

 

“少爷,你可别折腾了。”周瑜的陪嫁哥儿千茗,攥紧了手里的帕子,轻轻为周瑜擦拭着脸上沁出的汗珠。

  出了那么多汗,除了那双凤眼眼角上的殷红胭脂,脸上其余的水粉早被汗水浸花,接着又被千茗手里的帕子一擦,没了。

  擦净了脸上的胭脂水粉,周瑜的脸还是那样色白如瓷。

只是如今这瓷白里又透着浅淡的红,从脸颊直浸润到耳垂。

千茗摸了一把周瑜的手,那双死攥着拳的手,像是两块燃着的火炭,烫的他立马撤了手。

“这次噫梦怎...

#亮瑜#魂归故里(2)戏子亮*少将瑜

  说不清谁先伸出的手,总之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时候,两个人都恍了神。

  一个未料到,这眉目如画的少将,竟真的有些本事,虎口薄茧,手心伤疤,都全了。

  一个暗自惊,这冷面剑眉的戏子,竟真的生了一双杨贵妃的手,肤若凝脂,嫩得很。

  机灵的小徒弟,搬了张椅子,招呼周瑜坐,又将周围卸妆吵闹的戏子轰远了些。

  “少将今日来此听戏?”诸葛亮不再看周瑜,拿起手边摆着的点翠凤冠和一方手帕,悠然擦拭起来。

  “来此不为听戏,为的什么?”周瑜眼神轻轻落在他手中那顶斑斓的凤冠上,...

#亮瑜#魂归故里 (上) (戏子攻*军官受)

(一发完是不可能的了,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了。。)

诸葛亮躺在一张摇椅上,右手捻着一根玛瑙嘴象牙杆的烟枪。

  烟枪冒出浓白的烟,久久不散,如同一方白纱帘,将人拢在里面,虚虚实实,似梦非梦。

  这一幕,同十年前一模一样。

  一模一样,就连摆在小桌上的那套水钻点翠头面,都与十年前那般,幽蓝翠绿间,朱砂瑰艳,金银炫目。

  仿佛闭眼,再睁开,就能再见到那人,一声不吭闯进来,摔了一切可砸的东西,最后垂头看向摇椅上的自己。

堂堂少将,那时气红了眼眶,抿着嘴,将心里所有或关切或责骂的话,都扼在嘴里。

他那双黑白...

【亮瑜】戏子*军官 (脑梗记录)

(对,你没有看错,戏子是攻)
(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脑梗了,要学会自己填坑。)

军装严整的周瑜,打着看戏的名头,大张旗鼓地买了花,订了首座,却一眼都不看台上风情万种的杨贵妃,只是和身旁人唇刀舌剑打着机锋。

诸葛老板作为冬城第一名角儿,扮的杨贵妃那叫一个千娇百媚,还从没受过这样的冷遇。

盈盈秋眸往台下一看,军装长发、浅笑淡然的周瑜,就这样不留神便印进了心。

戏散了场,周少将急匆匆往场外赶,被诸葛老板的小徒弟拦住了。

“少将留步,我家老板请。”

周少将进了后台,诸葛老板架着腿,卸了妆的脸,清俊冷毅,在一张张白面花脸里,格外显眼。

于是,两人隔着整个后台的人群熙攘,遥遥对视。这一眼,就种...

#亮瑜# 仙君*凤凰

诸葛亮第一次见到周瑜时,

那只仙界唯一的凤凰正坐在无尘佛界里最大的那株梧桐树上。


第一眼看见的是那双晃悠的脚丫,右脚踝上系着串金玉铃铛。


那双脚从茂盛的梧桐枝叶里伸出来,恍若一片苍绿里开出两朵摇曳的玉兰花。


铃铛声杂在枝叶絮语里,诸葛亮愣了神。


“哪位仙友?”凤凰察觉了来人,翩然落下。


一头赤色的发,几乎要垂到地上。


殷红的锦袍拖出旖旎下摆,上面绣着大片云纹异花。


凤眸薄唇,眼尾上挑,唇角微扬,美的张扬,美的魅惑。


周身有赤金流火环绕,长发无风自动。


凤凰敛眉打量了一番来人,许是猜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
红衣的少年郎挑眉笑了,眼里焕彩流光,纵...

#亮瑜#仙君*凤凰

这只是个脑梗记录。

正文可能……要难产一段时间了

来自考试月患者的挣扎。

  天庭上下,全都知道仙君家养了只凤凰。凤凰长得漂亮就罢了,偏偏还没有架子,见谁都一副笑吟吟的样子。只是,众人不知道的是,这样随和的凤凰,对上仙君来,那是一点笑意都不露的。不仅不笑,连眼神都不屑给的。

  据说那次明鸾仙子路过,凤凰气的眼圈都红了,对着仙君说:诸葛亮,你心里爱的,根本不是我。

  明鸾仙子:???

  不爱你,为了你,派遣全宫的仙婢去采晨露水?不爱你,为了你,将守紫竹林的妖王打的落花流水,抢来紫竹新叶?不爱你,为了你,把无尘佛界的梧桐移到宫里?

 ...

#亮瑜#风云三十天(二)(监狱系列)

  “不好意思,实在无聊,就借了你的书看。”周瑜毫无诚意地道歉,摇了摇手里的书,眼里还是带着水的,

  诸葛亮说了声没事,就坐回自己的床上,扫了一眼桌上的日历,接着找出一本书,随意翻开一页,开始看。

麻雀叫了一会儿,兴许也是觉得无趣,唰的一声,自己飞走了。

  宿舍里又静了下来。周瑜用手梳着自己的头发,时不时因为发尾打结而皱眉。

诸葛亮不经意抬头,就看见他拧着眉,表情比头发还纠结。

  诸葛亮有些想笑,问:“都进来了,还留着这头发做什么。之前狱警怎么没逼你剪了?”

  “小时候算命,...

#亮瑜# 风云三十天 (一)(监狱系列)(修改后版本,有情节改动!)

  男士监狱服统一做成宽大的款式,无论高矮胖瘦,都是一样的码数。周瑜身量瘦长,穿着倒也没什么不妥,只是领口处,露出冷白皮肤包裹着的锁骨。这幅场景,就连带路的狱警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。

  周瑜捋了捋自己的一头长发,对前面的狱警说:“有没有橡皮圈?”

  狱警听后,笑了一声,回头看着周瑜。

戏谑轻蔑的眼神,像是一张磨砂纸,从周瑜脸上刮到锁骨,最后哼出一口气,摇了摇头,说:“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?满监狱都是男人,哪里去给你找这娘们儿玩意?哥们,你是来坐牢的,又不是来卖…”

  话没有说完,狱警突然没了声,像是...

#亮瑜# 风云三十天

风云三十天 预告!(监*狱系列文 亮瑜only)
第一次现代文,求轻拍!

  有人说,盛夏的清晨,是上帝的恩赐。

  从那格小窗望出去,一顶茂盛而碧翠的树冠,像一只蘸满绿油彩的画笔,在湛蓝低垂的天幕上,不徐不缓抹出一副夏天。

  现在是早上五点半,离吹哨起床还有半小时。诸葛亮手里拿着本书,就着从那小格子窗里洒进来的天光,一字一句地看着。他看得实在慢,指尖沿着微黄的页面,一寸寸滑下去,翻书的动作细不可闻。以至于乍一眼望去,还以为他垂着头睡了。

  当哨声响起,他抬起头,看了一眼不远处书桌前,端正摆放的日历。崭新的八月页面上,一号被人用笔圈了起来,下...

#亮瑜#胭脂罐

短小更新。

之后会删改。

裸考前攒人品。

请祝福我。(假装还能微笑)

  傍午的风尤其大,吹得柳絮漫天,宛若隆冬盛雪。虽说“残阳盛雪”之景少见,但这些絮子往往粘在眼睫上,或者钻进口鼻,实在恼人。故而出行的人,无论男女,多戴帷帽。

  诸葛亮走在熙攘的长宁街,人来人往却不辨容颜,只见皂白垂网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 不时也有前去赴会的同窗,骑着高头大马,从街中央悠然行过。

  诸葛亮路过一个脂粉摊时,被摊位上摇着蒲扇,扇柳絮的大娘喊住了。

“欸!这位公子留步。”大娘丢了蒲扇,拿起摊位上的最后一个青瓷小罐,冲他比划。

“我这还剩下两罐胭脂,你...

下一页
©西湖七月半 | Powered by LOFTER